袁隆平妻邓哲:穿球衣结婚对丈夫不离不弃82 岁痛失所爱

一个人如同一粒尘土,无论怎样飞扬,怎样喧嚣,到末了,还是要落到自家的土地上;一个丈夫如同一片树叶,无论怎样张扬,怎样由绿变红、变黄,到末了,还是要落到自己妻子身边。

你一定想不到,上面这段话出自袁隆平之口,在世人眼里袁隆平是享誉世界的“杂交水稻之父”,是“共和国勋章”的获得者,是百姓口中的“神农”,他一生成绩卓越,荣誉无数。

但正如那句话所说:“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。”袁隆平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,除了自身的努力和坚守外,还离不开一个女人的默默守护和支持,这位女子就是袁隆平的妻子— 邓哲(邓则)

邓哲,原名邓则,1938年生人,比袁隆平小整整八岁。二人相识于湖南安江农校,在遇到邓则前,袁隆平的感情生活可谓是一波多折。

时间倒回到1953年,那年23岁的袁隆平拿到了“西南农业大学”的毕业证,来到了偏远的安江农校任教,三尺两台一站就是十几年。

不久后,学识渊博,教学有方,袁隆平很快地在校内就有了名气。但工作的之外的袁隆平却很随意,他不修边幅,衬衫脏了就反过来继续穿,上课的时候找不到黑板擦就用衣袖擦,此举动让学生惊讶不已。

当时的袁隆平,是一个“快乐的单身汉”,他吃的是大锅饭,住的是单身宿舍,一个人自由自在 。

但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”,眼看身边的同事都成家了,袁隆平也多少有点着急,于是同时就张罗给他介绍女朋友,结果相亲的时候对方觉得他太“邋遢”,竟然喜欢上了介绍后,这件事对袁隆平的打击不小。

这之后,袁隆平还曾有过一次恋爱,而且双方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还是以分手而告终,痴情的袁隆平为此痛苦了一段时间。

分手这年,袁隆平已经30岁,此后他又单身了三年,转眼就33岁了。在这个年代,33岁不婚也许很正常,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绝对是“大龄男青年”了,身边的同事都为他着急。

当时,邓则25岁,正在袁隆平授课的学校内读书,虽然是南方姑娘,但她性格温和、端庄大方,还能歌善舞,尤其是篮球打得很不错。

在一次篮球比赛上,袁隆平就被邓则精湛的球技吸引了。赛后,袁隆平就开始认真考虑邓则,他想如果此生能有这样的一位伴侣,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。

于是,袁隆平就托人去为自己说媒,邓则一听对方是袁隆平,心里有些顾虑:“ 老师和学生恋爱算怎么回事?”将来我怎么称呼他呢?他都30多岁了,比我大8岁,会不会年龄差太大?”

袁隆平得知邓则的顾虑后并没有放弃,随后写了一首小情诗,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爱意。这之后袁隆平经常去看邓则,他的举动给足了邓则勇气和安全感,不久后二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,并在一个月后“闪婚”。

因为之前在感情上受过创伤,此时的袁隆平已经成为一个一心搞科研的“直男”,在婚前他问邓则:“ 用不用给你买身新衣服啊?”

结果袁隆平真的没买,结婚那天邓则嫁衣就是那件红色的球服,同事们都笑话袁隆平:“真是最笨的新郎”。

非但没买衣服,二人也没有制备新婚用品,婚礼也很简单,用袁隆平的话说: “几包花生就结婚了。”

虽然当时是六十年代,但如此“寒酸”的婚礼确实少见,若是一般女子大概会不高兴,可邓则从头到尾没有一句怨言,因为她看上的是袁隆平的为人,而不是那些身外之物。

婚后袁隆平还将妻子的名字改了,原因是他觉得“则”和“贼”的音很相似,就将其改为“哲”,妻子也欣然同意。

虽然婚前袁隆平比较“直男”,但结婚后他却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丈夫,夫妻二人琴瑟和鸣,彼此尊重,尤其是邓哲对丈夫的事业更是无条件的支持。

当时为了找到然雄性不育株,邓哲没有任何顾虑就跟着丈夫踏上了苦寻之路,头上是30多度的大太阳,脚下是烂泥,还有蚊虫叮咬等等,但邓哲从来不说一声“苦”。

最终苦寻了一年多,他们才从14000多株稻子里,找到6株天然雄性不育株,夫妻二人别提有多高兴。

然而,就在“杂交水稻”刚起步的不久,就遇到了那场“运动”,袁隆平也遇到了麻烦,处在风口浪尖时,他对邓哲说:“ 我先跟你讲一下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可能情况不太乐观。”

没想到一向温和的妻子反而无所畏惧,她大声地说:“ 大不了跟你一起种田当农民,你照样可以搞你的杂交水稻。 ”

在那个黑暗的年代,多少人为了自保选择和丈夫脱离关系,置往日夫妻之情于不顾,但邓哲却一直坚定地和丈夫站在一起,她的言语也给袁隆平带来了莫大的安慰和力量。

好在最后虚惊一场,袁隆平可以安心地继续研究杂交水稻了。后来袁隆平被调到省农科院,邓哲则继续留在安江农校,此后20多年夫妻二人一直过着异地分居的生活。

分别时,二儿子才出生三天,邓哲默默地为丈夫准备好行李,催促丈夫快点动身,工作耽误不得,但她却没有问归期。

从此后,为了让丈夫安心搞科研,邓哲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,三个儿子、两边的老人、还有的工作,其中之艰难,可想而知。

袁隆平是杂交水稻的总设计师,时时刻刻都在工作,就连双亲去世他也最后知道的,当时父母都选“不打扰儿子”工作,老人家的身后事都是邓哲一个人含泪料理。

岳母癌症住院时,袁隆平要去国外访问,他陷入了去留两难的境地,又是邓哲给他做了决定,她说:“ 你就放心去吧,母亲有我照顾,不要紧的。”

有了妻子这句话,袁隆平才安心去访问,但等他回来时岳母已经安息九泉了,他哽咽着对邓哲说:“ 两位老人走了我都没有送终,我不是一个好儿子啊!”

邓哲没有一句责怪的话,反而安慰说:“ 你把杂交水稻试验成功,就是对老人尽了最大的孝 。”

丈夫不在身边的那些日子里,面对生活的压力和至亲的离去,邓哲的精神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,但她对丈夫永远是“报喜不报忧”,只为丈夫没有后顾之忧地钻心研究杂交水稻。

对于妻子无条件的付出,袁隆平心里一直心怀感激,他曾写信说:“ 家中孩子、老人都是你照顾,能有你这样以为贤惠的妻子,是我和家人最大的福气啊 ! ”

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父亲的模样吧,我支持你的事业,你感念我的付出,彼此都不求回报,这才爱的最高境界。

虽然没有甜言蜜语和感天动地的誓言,但这简单的六个字经得起岁月的考验,这种一牵手就是一辈子的爱情,多么令人感动和向往。

有一次,邓哲患上了急性病毒性脑炎,昏迷了整整半个月,一直靠输液维持生命,期间袁隆平一直在病房照顾陪伴妻子,他甚至自责地说:“ 都是我不好,我不是一个好丈夫,把你累到了,可是我离不开杂交水稻….”

情到深处,袁隆平掉下了眼泪,为了让妻子尽快醒过来,袁隆平给她唱《老黑奴》,他觉得妻子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唤。

最终,邓哲终于战胜了病魔,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她第一句话就是:“ 隆平,辛苦你了!” 袁隆平开心得像个孩子,之后他按照医生的嘱托细心地照顾妻子,所以邓哲也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。

袁隆平一直觉得亏欠妻子的,成名后每次外出访问,只要条件允许他都会带着妻子,有时候不方便,他也会买礼物。

到了晚年,袁隆平越来越珍惜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光,如果不是必要场合,他都会谢绝应酬,就算必须去他也会早点回家,只是希望多陪伴妻子。

难得清闲的时候,袁老和妻子就会在自己院里享受一下属于他们自己的时光,袁老拉小提琴,邓老则弹电子琴,那场景想想都让人羡慕。

然而,这样温馨、有爱、岁月静好的一幕随着袁老的离去再也看不到了。对于全国人民而言,袁老是伟大的科学家,是解决我们温饱的恩人。

但对于妻子邓哲来说,她就是自己的丈夫,他们携手走过57载,一路风雨兼程早就成为了一体。

袁老是伟大的,同样邓老也值得我们尊重,她是最伟大妻子,也是袁老最坚强的后盾,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 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