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德逍遥藩属国在哭泣:从马六甲的历史看明朝内忍思维的弊端

1509年和埃及、印度及其二者的幕后支持者奥斯曼帝国发生第乌海战。葡萄牙胜利后,就开始向盛产香料的东南亚地区进发。

1511年,葡萄牙驻印度果阿的总督亚伯奎在7月25日,率领19艘战船对马六甲王朝发动进攻,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马六甲就被攻陷。

葡萄牙知道,马六甲的身后有一个大国,葡萄牙一方面出于战争忧虑,一方面则想开拓更多的贸易途径,便派出了外交使团。由此,拉开了大明正德朝与葡萄牙的交往史。他们想不到的是,面临的将是正德朝上下的怒火,当然仅仅是怒火而已。

正因为葡萄牙的军事外交惹恼了明朝,双方的贸易交往才不可能成功,由此,双方的战争爆发,明朝军事洋务的序幕就这样被拉开了。

然而,在介绍这一问题之前,我们同样要再回顾一下前几篇文章所表达的内容:即北宋后,中国的民族精神已经由“积极进取”变成“过好自己的日子”,宋明清皆是如此。也就是内忍心理。由此造成什么?明朝在藩属国中的政治威信不高,各国与之交往纯粹出于经济目的,当明朝在“地理大发现”后欧洲列强逐步来到之后,东南亚各国的态度几百年来都是左顾右盼,甚至积极欺负其曾经的宗主国。这个问题赖谁呢?

宗藩关系本质上类似于黑社会老大(当然我只是打比喻,这个可能不太贴切,见谅),人家听你的,不仅仅是你给手下带去财富。因为,你给手下带去财富的时候,手下也照样给你带去了。更关键的是,手下被人欺负的时候,老大得出面儿跟敌人打。如果没有这个态度,老大的手下和个人之间的狗肉朋友可以等同。

虽然正德朝上下对葡萄牙吞并马六甲的行为很生气,但却没有真正采取实际行动,嚷嚷几声后继续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了。从而自主放弃了与强敌交流学习的的机会,但问题是该来的走要来的。

中国与马六甲(满剌加)开始有正式关系,是在永乐元年(1403年)十月,当时的皇帝朱棣派尹庆出使马六甲。马六甲国王拜里米苏拉为了抗拒暹罗(泰国),便积极与明朝合作,先后于永乐四年、九年、十一年、十五年率领王妃、王子、大臣等来到南京朝贡。依靠与大明的经济关系,马六甲也迅速强大,摆脱了暹罗地控制。朱棣停止下西洋后,各国来华朝贡的人越来越少,马六甲苏丹继续亲自来朝贡。

无论是“郑和下西洋”还是停止下西洋后,中国民间走私商、海盗商前往东南亚,马六甲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物资补给站、货物购买中心。东南亚各国、各地方的商船将马六甲视为一个与中国商品贸易的核心地区,同时,马六甲统治者对于中国商人的保护也很重要,当然,这是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。

1445年(明英宗正统九年),马六甲的第4位国王穆扎法尔·沙正式将教封为国教,采用“苏丹”尊号。因为这个原因,与大明的政治关系转淡,在经济上开始与奥斯曼帝国逐渐热络。但与大明的经济关系并没有转弱,马六甲仍然是中国的重要藩属国。

然而,此时的宗藩关系已经和汉唐时期的宗藩关系大不相同。以唐朝为例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,唐朝的部队领着藩属国、番薯政权的部队与敌交战,藩属国确实成为宗主国的屏障之地。但到了明朝,藩属国其实只是一种政治上的宣誓,更多的是一种民间走私经济的往来。而且,只要你向中国称臣,明朝的统治者往往对藩属国间的关系不怎么管理。

同样,马六甲也属于“双重藩属国”,是明朝、暹罗共同的藩属国,它还曾经向满者伯夷国纳贡。可以说在大国、中等国家、小国交换中,形成了一种大鱼吃小鱼、小鱼吃虾米的状态,为什么小国的政治忠心度比较低?这可以理解。因为国小、大国又不给你实打实的“保护”,所以,只能活一天是一天。

这是谁的责任?许多人都骂小国没有是非心,其实,要我说还是大国自身的问题。虽然,我们说没有大明就没有马六甲的繁荣,但问题是,大明禁海跑去贸易的中国商人基本都是民间商人,更确切地说,从法律讲都是违法的,都是一种走私商人(日后成为海盗商)。

那么,这种所谓的大明的恩惠,在贸易双方其实并不成立的。这也是为什么,万历对于马尼拉大屠杀(不是一次两次)中十数万商人被杀也没有什么同情的根本原因。

未完待续!下两文,我们首先介绍一下奥斯曼帝国对藩属国的态度,从而得出奥斯曼何以强大四百年的原因。其次介绍一下,明朝对葡萄牙的行为没有实际行动的后果,你关起门来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儿,不代表别人不主动找你交往。葡萄牙帝国的使团来了,正德朝将如何面对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